龟速少女

嗯,我好舍不得的

第一次坐22小时的火车,这是一种神奇的体验。车厢热乎乎的,用不上暖宝宝了;没有热水,尝试用温水泡泡面,也挺美味;醒醒睡睡醒醒,一睁眼好像还是黑夜;对面的叔叔有个在长沙学导弹维修的儿子,还给我们看儿子照片,说着说着眼睛红红的;临走前害羞地和我们说再见的小朋友,再也见不到了吧,还记得长得很像快乐星球的丁凯乐.......回到家,小腿和脚肿的厉害,但已经开始想念了。

评论